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2010春成都CD5(直參)
20091101魔都CP5(輪流猥瑣組寄賣)
20101122武漢ComiAi(寄賣)
20091018北京遊園會-A28
20091024 PF11(TW)


預定終了


→淘寶通販地址←

LOGO
SAMPLELOGO.jpg
》》預定名列(前15本→紫色/灣家→藍色/場取本數為紅色
預定突破60大感謝!!
魔王s (1)/猫爪狐 (1)/IKMSSKMS丰年(1) /辉一大好(1)/噬默__''(1)/莲月萧香(1)/link (1)/Anemone(1)/土其耳(2) /云雀囧人 (1)/忧伤伊人(1)/shengduo (1)/gamd(1)/咔咔(1)
白曦(1)/林夕然(1)/Yisso. (1)/ariesfor(1)/夜蓝虹音(1)/漆漆小甜(1)/锁 (1)/蔥(1) /宅猫(1)/水银之歌 (1) /兔子(1)/ginjihui(1/笔记本1)/DEOI(1)/北海游龙(2)/梓(1)/Tabris(1)/京(1) /krsna(1)/娃娃无心(1)/满河(1)/玲REI (1) /京(1)/夏树(2)/chryzhao(1)/樱COCO(2/笔记本1)/猫井焰(1)/绯色夕照(2)/(1)/心喬(1)/幻忧の恋(1)/开开(1)/幻(1) /木允(1)/笔记本1)/Kimi莺(1) /葫蘆(1)/若さま(1)/ALLEN馒头(1)/Shadow(1) /Jasmine(1)/Moer(1)/星凌(1)/解夏(1)/阳光与绿意(1)

特典筆記本相關事項請詳見下一日誌

正文試看更新
「薩菲家的愉快生活」
「克勞的私密文藝日記」
文//霞染滿天 插圖//niniright

漫畫試看
「薩菲家的快樂生活」
編繪//niniright 協力//zhaiii

內頁實物圖更新兩枚入

更新完畢
更多的又腐又沒膽色氣的亂七八糟請在本子中尋找★

sczcoversample.jpg

「武器」by煉華[四格注意]
武器(1)

「男人的友情 &沒有翅膀也可以飛起來!」by REI
#36154;#22270;1byREI

#36154;#22270;2byREI

文字部分试看:

「汪 汪 汪」BY猫啾


「说,为什麽迟到?」这种东西一点都不适合!在看见以往那双天空色的眼睛後塞菲罗斯紧皱的眉终於舒展开了。

「呜……」岂知这句话像是按下某个开关似的,札克斯水亮水亮的眼眸闪烁著哀怨。
「你看──」认命似的,札克斯缓缓脱下可笑的长风衣和帽子,视死如归的抬眼(眼角还挂著泪)直视上司大吼:「我今天早上起床後就变成这样了~~!!」
「?」

从贴著头皮和臀部而来的软而温热的毛茸茸触感让札克斯得知,他的模样跟早上起床在镜中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呜,他是招谁惹谁了怎麽会长出怪东西啦?!
花了一早上在房间上网查遍资料也找不到这种病,发现再旷职下去不知会被神罗英雄怎样报复,加上对方毕竟是见多识广的1st说不定会有什麽头绪……只好咬咬牙求助对方了。
现在自己这副怪模怪样,实在不敢想像眼前的上司会用什麽样的毒舌言语来刺激他……在心里头做足被冷嘲热讽准备的札克斯紧闭上眼──

「……有什麽改变吗?不是跟原来一样。」
塞菲罗斯疑惑的看向对方,那副天真(?)的模样立马惹得札克斯跳起来大吼:
「你眼睛有问题呀!!!头上多了这麽对毛茸茸的东西,屁股也多了条会啪哒啪哒的尾巴这还不奇怪吗??!!」

像是为了证明,那对蓬松的犬耳颤了颤,身後的尾巴也摆了一下。

「嗯……」塞菲罗斯用著研究般的眼神深深凝视著长在副官头上的犬耳和身後的犬尾好一会儿後说:「但是我常见到你这样啊。」

像是吃到好吃的食物的时候,突然有假可以放的时候,交到有趣的朋友的时候,看到漂亮的风景(包括美人)的时候等等等~~回忆起对方当时的模样,塞菲罗斯肯定的点点头。

「……你想找我打架吗塞菲罗斯?」
无奈听的人一点都不觉得开心,札克斯抽搐著嘴角暴著青筋问。他是迟早会当上大英雄的札克斯菲尔耶,人模人样哪里像狗了!真是失礼的家伙!

发现再这样下去只会深陷和英雄的代沟小漩涡里的札克斯抱著头呻吟:「啊啊啊啊我都不知道现在该怎麽办了──总之你也帮我查查资料可以吗?看看图书馆的书里有没有写这种病……」

若是戴著伪装工具的自己去图书馆肯定会被当成可疑份子撵出来的啊,但顶著兽耳和兽尾去被当成有奇怪兴趣岂不更糟糕?事情若传开他札克斯菲尔在神罗还要做人吗还要做人吗!!!!(啾乱入:“难道跟S殿传绯闻比有怪异cosplay兴趣还好做人吗?”)

看著挂著瀑布泪的札克斯,塞菲罗斯的脑中倏地闪过一抹想法。

『札克斯只告诉自己一个人,这代表他很相信自己──』

不知道对方其实是经过几番挣扎外加骑虎难下才决定求助於他的塞菲罗斯突然觉得一阵优越感涌上心头,心情大好的他点点头说好。

「呼~~」得到对方允诺顿时让觉得安心的札克斯松了好大一口气,突然又像是想起什麽似的惊慌的抬起头。
「记住了,塞菲罗斯!绝对不可以告诉其他──」

「报告长官,我送明天开会需要的文件过来。」
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一名难得没戴头盔的金发士兵走进来。

「札克斯,你还在这里做什麽?训练的时间到了。」
正在为一早就联络不到的部下担心,背著大剑面容有些沧桑的发1st见到在找的人也走进门来。

「你们聊完了就快闪,这里等一下是本少爷补眠的地方。」
穿著新潮的红色大衣的长身男人踏著慵懒的步子跨进门却一脸不耐烦的挥手,人之意非常明显,天知道他已经被粉丝俱乐部的活动烦得三天睡不著觉。


不会吧囧!?



「「「……!!!!!!!!!!!」」」

瞬间会议室里的空气彷佛凝固了,刚进门的三人像被灌了水泥般动弹不得。

被熟人看到自己这种不伦不类的拟兽模样,札克斯突然有种想轻生的念头。
啊啊啊啊他以後在神罗要怎麽混下去呀!!!!!干脆回老家贡加加种田算了!!



「札、札克斯,你你你这副模样是???那、那是真的耳朵吗?」
会动耶会动耶,打破沉默的是平时稳重现在却带著奇怪抖音的嗓音。

「安吉尔,你在说话之前可以先擦乾你因想望达成而兴奋得流出来的鼻血吗?」
杰奈西斯轻瞟一眼後冷冷的说,闻言安吉尔紧背过身去处理不佳的仪态。


「哎啊,小狗你这是怎麽搞的?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小狗了吗~~」
杰奈西斯脸上挂著恶作剧的微笑,围著札克斯边绕圈边观察的说。当目光停在那条垂在身後的尾巴时,双眼突然加深某种不明所以的色彩。

「呜,我自己也不知怎麽回事,一早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札克斯做出他沮丧时的标准pose,低著头双手向前一垂,头上的狗狗耳朵似乎也泄了气般的贴著。

「哼嗯~~会不会是某种诅咒?若是那样的话,我那边有专门的书籍可以调查……」

「真的吗!!!!!」
如预料之内,那条蓬松感十足的尾巴迅速跳起来,活力十足的啪达啪达摆动,似乎是见到真正的主人似的。
看到这一点杰奈西斯的笑意更深了。

「……那跟我走吧。」

「嗯嗯!!!」札克斯点头如捣蒜,当两人正提起步──

「慢著!」突来的程咬金英雄用一只放在肩膀的大手制住了正要带子犬离去的杰奈西斯。

「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藏在背後的项圈,杰奈西斯──」塞菲罗斯幽幽的道。

「啧!」计划被破坏的红衣1st不爽的将拿在手里的宠物项圈放回怀里。



「……札克斯,你不要紧吧?」
在一旁观察好久的克劳发声,微皱著细细的眉,水色如小白兔的眼眸漾满担忧,关心之情溢於言表。

「克劳────!呜克劳,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会真心关心我!呜呜呜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贞操)逃过一劫的札克斯感动的飞扑金毛陆行鸟并抱著他痛哭。

「我当然担心你啦……」
克劳用手轻抚老大一个人却哭到缩成一只小动物状的札克斯的头,白晢的手指略微弯曲,轻抠著札克斯那触感良好的毛茸茸狗耳朵,用著温柔得彷佛要化了的音调,浓情蜜意的说:「那麽午餐你是要吃宝露还是金莎?(注)」


札克斯现在真的有了一死了之的念头。


「薩菲家的愉快生活 之 洗澡」

萨菲罗斯回家后觉得别扭,原来少了听见从钥匙声起就在门口眼巴巴地等还会很高兴地扑上来的某个身影,还是会不习惯啊。

到底怎么了?他有点着急地踏过门厅。洗澡间隐约传来笑闹的声音,混合着哗啦哗啦的水声,萨菲罗斯脑中迅速闪过若干打码画面。难道他们两个一起洗的么……不对劲,虽然从常识常理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为什么感觉这么不对劲……是不是该去看看?等等我完全没有别的意思…………

最终,萨菲罗斯面无表情地站在洗手间门口。理智败给了冲动的一个经典案例。

一推门他便暗暗心惊:风景还是这边独好啊……虽然常年肌肉静置的脸上很难分辨出来那一瞬间所带来的表情变化,但一直在小心提防着(?)的克劳可是顺利地捕捉到了萨菲罗斯嘴角的抽搐。连鼻血都能忍住,算你牛!

“喂,你这家伙进来干什么啊!”虽然因为语气不太客气,扎克斯很没危机感地拽了拽他的胳膊,但对于这么严肃的事情克劳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厕所当然是可以用的吧!”萨菲罗斯说完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心里暗暗地思忖着接下来该怎么解释。

“不是还有一间?为什么非得到里屋?!”

“……”无法反驳。

“我知道了,你除了是变态还是个超级变态吗?!”克劳恍然大悟一般用颤抖的手指向萨菲罗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果然哥哥在你这里绝对危险……”

“你说谁?!”几乎是被直接点在鼻尖上的某人觉得自己掌管理智的脑神经在发出濒死呻吟——到底是谁不•怀•好•意啊?!

“啊啊啊啊啊啊!哥!他欺负我!!”

“你!……”看着克劳可怜兮兮地躲在扎克斯背后转眼又露出挑衅的笑容,萨菲罗斯全身细胞内的染色体都在呐喊着掐死他掐死他……但看着莫名其妙露出已经明白状况的神情的扎克斯他清楚现在这么做的话就一切都玩儿完了。

“好啦!!!我们马上就要洗完了所以萨菲你先出去可以吗?”


「薩菲家的愉快生活 之 恐怖電影•其二」

——『所谓咒怨就是死去的人怀着强烈的怨念,这些怨念集中在他生前接触过的地方,别人经过这些地方时就会受到诅咒。』

白底字,分外的有压迫感。接着进入剧情。

在这种情况下还想表现一下勇敢无畏难度也不到那种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扎克斯很憋气地强迫自己盯着电视屏幕,注意力却基本全放在靠近萨菲罗斯那一侧,有了上次被吓得半死的经验,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萨菲再心血来潮吓唬自己的话一定要毫不客气地狠狠咬他。

当然他这回真是冤枉萨菲罗斯了,经过无数次反省人家根本没想起来要再“心血来潮”那么一下,反而克劳时不时地搞些小动作,让扎克斯神经紧张得不得了。最终顶不住压力的扎克斯采用了最古老的遁逃借口:“我去一下厕所,不,不用等我……”

冷场了两分钟。
“哼,反正你除了靠这种手段就没辙了吧!”克劳抱着膝盖横了萨菲罗斯一眼。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吧你就,他都跟我说过了,你上次故意吓唬他的事。难道不是在打着恐怖电影的旗号吃豆腐?类似于在扎克斯被吓得发抖不知所措时趁机抱住他轻轻在他耳边低语‘来吧我的怀抱里是整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而且只为你一个人敞开’这样对他上下其手?!啊啊啊,这是何等的卑鄙下流,我忍不住要替你留下悔恨的泪水了!”

“………先不说你误会了什么…为什么你把心理活动描述的这么详细,难不成……”
“我、我才没这么想过呢!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都没有!!”
“……”


「克勞的私密文藝日記」

“与你无关。”我把身子侧过去不想理他,他却锲而不舍地绕过来,还是一副兴致很高的样子:“我们的耳朵都是棕色的呢,不过……嗯,好像我的颜色比你深一些?”说着还伸手来摸。

因为那段时间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我最讨厌别人提起耳朵,更别提还要用手碰了,于是我很气愤地抓住他的手腕。他好像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似的,愣在那里。我想糟了,看他估计就是那种四处逢源的好孩子,这下搞不好要被吓哭了。没想到他只是呆了两秒就伸出另一只手完成了“摸”加“揉”等一系列动作,反而让我欲哭无泪。

“喂!!”他的手很干燥,很柔软,很温暖……这才惊讶的发现耳朵被摸其实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的事——当然,前提是摸的人是他才行。

“我是扎克斯,你叫什么名字?”他这样问我,我却因为惊讶只顾着看他头上毛茸茸的耳朵。原来他也一直顶着耳朵呢……

“你不把耳朵……”

“啊,你说这个,”他摸摸自己的头顶,“反正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费力变来变去的干什么呢?”

“……奇怪的家伙。”

“是吗?”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觉得这样挺好啊。”

从我的方向逆光看过去,他的身影本应是模糊不清的,但是不知为何,我却能很清晰的回忆起那时候他的样子。包括像天空一样湛蓝的眼瞳,弯下来的好看的眉梢和微微耸起的鼻子。看着他的笑脸,心情莫名就平静了下来。

那天的阳光,也是这样的温暖柔和。

漫畫試看
「薩菲家的快樂生活」







內頁實物圖更新兩枚入



2019.05.24 / Top↑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niniright.blog71.fc2.com/tb.php/14-2727f37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